“你為國捐軀 我替你盡孝”
2019年11月08日 15:29 來源:看萬州APP

“媽,快來打扮一下,馬上照相了。”

袁玉蘭拉著袁和菊的手,

攬著她的腰,

向亮敞一點的屋外走去,

扶她坐在木椅上。

袁玉蘭掏出梳子,

一只手摩挲著袁和菊的頭,

一只手梳理老人花白的頭發。

(袁和菊袁玉蘭“母女”倆接受記者采訪)

7月31日,

這一幕發生在萬州區武陵鎮將軍路57號。

時光在此刻仿佛靜止,

定格這一幅動人的畫面。

66歲的袁玉蘭額頭爬滿皺紋,

兩鬢已經斑白,

但眼里盡是愛意。

90歲的袁和菊面色紅潤,

一臉祥和,

安詳的目光中透出她對生活的滿足。

不知情的人,定以為他們是親母女。

實際上,兩人毫無血緣關系。

把她們緊緊聯系在一起的,

是無言的大愛…

未婚夫為國捐軀 她認準婆婆為“媽”

  上世紀70年代,忠縣石寶鎮百安公社晨溪大隊,袁玉蘭和張宜華經媒人介紹確立了戀愛關系。袁玉蘭家住晨溪大隊1組,張宜華家住晨溪大隊6組,兩家距離僅需步行20來分鐘。加上兩人是小學同窗,他們對彼此的家庭情況都十分了解。

  彼時,袁玉蘭家有兄弟姐妹6人,她排行老大,父母均健在。而張宜華家只有他和母親袁和菊相依為命。

  “他本來有個妹妹,幾歲就夭折了。我們讀小學的時候,他爸爸也去世了。”袁玉蘭回憶起張宜華的家境,不禁眼眶發紅。正因為如此,袁玉蘭和張宜華都非常珍惜這段感情,兩顆年輕的心也認定了彼此。

  1975年,20歲的張宜華應征入伍。善解人意的袁玉蘭雖心有不舍,但還是給予了鼓勵和支持。臨行之前,兩人許下愛的誓言:退伍榮歸之時,就是兩人結婚成家之日。

  張宜華在部隊表現優秀,很快當上副班長、班長。4年間,袁玉蘭和張宜華雖然沒有機會見面,但依靠書信傳遞著彼此真心,一起期待著美好未來。

  然而,天有不測風云。1979年2月18日,張宜華在邊境自衛反擊戰中不幸壯烈犧牲。消息傳回后,袁玉蘭和袁和菊心痛欲裂、幾近崩潰。

  “你為國捐軀,我代你盡孝!”悲傷之余,袁玉蘭不顧家人的反對和周圍的閑言碎語,毅然搬到張宜華家,認袁和菊為“媽”,代未婚夫盡孝。

  隨著袁玉蘭主動上門“認親”,袁和菊突然多了個“親女兒”。自此,袁玉蘭不僅幫著袁和菊忙里忙外,共同撐起一個家,還用她的實際行動,慢慢撫平老人心中的傷痛。

(袁和菊凝視兒子的遺像)

  帶準婆婆出嫁奉養“媽媽”40年

  “她的一生太苦,年輕時喪女、喪夫。本來到了該享福的時候,兒子卻犧牲了。”袁玉蘭說,從小目睹袁和菊帶著張宜華艱難度日,卻從沒被困難打垮,心里十分敬佩。在和張宜華戀愛時,她與袁和菊已逐漸建立起了深厚的“婆媳之情”。搬去和袁和菊一起居住,可以讓飽經磨難的老人找到心靈的慰藉,同時也可以更好照料她的生活。

  可以想象,兩個女人組成的“家”,面對的將是重重困難。而這時,袁玉蘭已經26歲了。

  “給玉蘭找個好婆家吧,不能把她的青春耽誤了!”不久后,張宜華的舅舅主動提出這個想法。

  “我要是嫁人了,媽怎么辦呢?她一個人過不下去的。”袁玉蘭一開始極力反對。后來在大家的勸說下,她提出一個條件:帶著袁和菊一起出嫁。

  這樣的條件幾乎沒有男青年愿意接受,但家住萬州武陵鎮的彭國政卻欣然同意了。

  彭國政比袁玉蘭大1歲,是武陵搬運隊的一名搬運工,家里還有5個弟弟妹妹。張宜華的舅舅見他踏實本分,就主動為他和袁玉蘭牽線做媒。

  “聽人介紹了袁玉蘭的情況后,我當時就認定她是個好姑娘啊。”彭國政說,初見袁玉蘭,就被她深深打動。

  1979年10月,袁玉蘭和彭國政結婚。簡單的婚禮辦在袁和菊家,為這個家庭帶來了一絲喜氣。婚后,彭國政尊重袁玉蘭的決定,搬進袁家當了“上門女婿”。孩子出生后,一直叫袁和菊“奶奶”, 彭國政又從“女婿”變成了“兒子”。

  那幾年,彭國政雖然仍在武陵鎮當搬運工,但為了幫家里多做點活,讓全家的日子過得好一點,他隔三差五就要步行2個多鐘頭回家,然后摸黑干家里的重活累活,第二天再步行2個多鐘頭到武陵上班。

  盡管日子過得比較艱苦,但袁玉蘭和彭國政從沒怠慢過袁和菊,農活盡量讓她少做,好吃的總是讓她先吃。一家人和和睦睦,相敬相愛。

  1984年,土地下放后,彭國政決定回武陵鎮做生意,袁和菊和袁玉蘭都非常支持。當年,夫妻倆帶著老人和孩子搬到武陵老街。2000年,隨著三峽工程移民搬遷,小家再次易址,搬到了如今的武陵鎮將軍路57號。

  40年來,無論外面的世界怎么變化,無論搬到哪里,彭國政和袁玉蘭始終把袁和菊帶在一起,為她筑起溫暖有愛的家。

(袁玉蘭彭國政夫婦與“媽媽”合影)

  親情超越血緣孝行感動小鎮

  “他們兩口子真是好人,換了其他人很難做到。”

  “袁和菊能活到90歲,全靠他們照顧得好。”

  ……

  見記者采訪,鄰居向麗珍、袁素云等紛紛圍攏過來,對彭國政和袁玉蘭贊不絕口,夸他們有孝心。在鄰居你一言我一語中,夫妻倆一諾千金,替烈士盡孝的事跡也一一浮現出來。

  當年搬回武陵老街后,彭國政繼續在搬運隊上班,袁玉蘭則接過彭國政家的祖傳手藝,做起了白糕生意。每天天不亮,袁玉蘭就要起床做飯,安排好家里的老小后,背著糕點走街串村去叫賣。雖然袁和菊身體還很硬朗,但袁玉蘭生怕她累著,總是搶著把家里的活都做了。

  在生活艱難的歲月,袁玉蘭和彭國政依靠勤勞的雙手,讓日子慢慢好了起來。在他們的悉心照顧下,袁和菊的身體沒出現過大毛病,一直健康硬朗。

  袁和菊唯一一次住院,是4年前不小心摔了一跤造成股骨骨折。經過1個多月的住院治療,老人置換股骨頭后出院,并可以下地正常行走。如此高齡在手術后能迅速恢復,連醫生都驚奇不已。而更讓醫生感動的是,每天堅持為病人喂飯、擦拭身體、做康復訓練和心理撫慰的袁玉蘭和彭國政,竟然與老人沒有任何血緣關系。同病室的其他病人家屬也紛紛感嘆:“很多親生子女都做不到這么好,太難得了!”

  在鄰居眼里,生活中的很多細節,都能看出夫妻倆對袁和菊的尊敬和關愛:袁和菊愛吃雞蛋,袁玉蘭每天早上都會給她煮一個;一日三餐,不論葷素都要盡量照顧到袁和菊的口味;袁和菊怕寂寞,夫妻倆幾乎沒出過遠門,家里始終都要留一個人守著;袁和菊愛湊熱鬧,兩人經常陪她逛街、走親戚……袁玉蘭和彭國政的血親,對他們的行為全都給予了理解和支持。

  在袁玉蘭和彭國政心中,張宜華是保家衛國的英雄,袁和菊既是英雄的母親,也是他們最親的親人,照顧好親人般的英雄母親,是一件光榮的事。

(袁玉蘭給袁和菊梳頭)

三峽都市報社全媒體記者 劉鵬儒 梁劍 堯華燕

-
【編輯:馬佳欣】
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